【最后补一篇考据】狗国的国设问题

一直潜水:

很多观众觉得编剧在设定狗国的时候,就想写一个单纯的异族势力,乃至于联想到一些历史上很有存在感的北方游牧民族(还经常拿匈奴作比),我认为这绝不可能。


第26集你离说:“第一位去遖宿的将军,其实和我瑶光的先祖是同胞兄弟。”
说实话我看剧到这里时,觉得这真是个略奇异的亲戚关系,真有种突然塞进来一段设定的感觉,这设定对故事有啥意义呢?不知道。
再看看其他的台词。
第23集四国会盟时。(这段三人讨论了一番狗国的都城,相当于文化范畴了,并不只是王室的血缘问题)
公孙:“……觉得遖宿并非边陲异国,而是……”
阿离:“反而觉得异国同源吗?”
公孙:“对。方才我们就是这么觉得。”
阿离:“你们难道没有觉得遖宿王真的很能忍吗?”
小齐:“这忍字是何意?”
阿离:“如果你与四国同源,某日国力强盛,称王立国,而其他国家却视你为异蛮之族,还送了很多看似贵重的东西,其实都是打赏属国的制式。换作是你,你能忍吗?”


为什么编剧要写这么一大段,还反复重提相关信息?我觉得冲着“反复重提”这一点,就不大可能是为了凑字数随手一写,肯定有其意义。
注意:因为这次提到的史料/研究内容太散,所以我并不保证编剧真的知道这些。我只说说我知道的。不一定要当考据看。


除了具体事件中引用的历史典故之外,狗国的国设能够从用典上推敲的内容并不太多,可能唯一一个就是饕餮。
最开始我写玄学篇的时候,还和基友吐槽过编剧的这个用典——四象也好,北斗南斗也好,易经也好,好歹都是成体系用的,这单拎出来一个饕餮,什么意思?饕餮和本剧其他典故没有一个能扯上关系的,就算指的是三苗,从故事或是地理方位,也和狗国半毛钱都沾不着。所以觉得编剧用的不好,有强行拼凑之嫌。但现在我觉得可能并非如此。
饕餮从神话意义上,真的没有任何故事可以套,也讨论不出任何东西。四象好歹套了个四大凶兆,还算有迹可循。那唯一可以讨论一下的,就是历史意义。
从第一篇考据里我就提到饕餮在历史书中就是“三苗”这个诸侯的代称。三苗是尧舜时代的一个正统中原诸侯,封地大概在今天的江州、鄂州、岳州这一片(《史记正义》)——华夷之辨是很早就有的一个概念,大抵在三皇五帝时代,将(文明的中心)中原划块分封了一批人,这群人就是正统中原诸侯,在中原之外,北称北狄,南称南蛮,东称东夷,西称西戎,这些就是当时认为的蛮夷了。后来说的“夷狄”“蛮夷”等等,最初就是指的这些人。这里顺便再提一个很有趣的词,“四海”,有的人可能望文生义,觉得古人为什么造这个词呢,大概是说我国有四块海域吧!要么就是古人不懂得地球科学,觉得世界东西南北各是一片海,而我国居中央。其实完全不是,因为“海”是“晦”的通假字,所谓四晦,就是四片未开化的地方,也就是上述四个方位的蛮夷。这也印证了在三皇五帝的时代,人们心中的概念,就是华夏中原居中,四方都是蛮夷。所以什么叫做“四海之内”,不言而喻。
但是像上述这种华夷之辨,千万别较真,因为三皇五帝时代所谓中原华夏的概念,在现代人看来非常非常之小。这些概念的实际意义,都是随着历史进程的变化而变化的。
那么关于三苗有什么故事呢?各种历史书上记载下来的,统共就一段。
《史记·五帝本纪》:“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於是舜归而言於帝……迁三苗於三危,以变西戎。”
简单而言,就是说,三苗这个诸侯犯了错误,所以舜就建议尧,把三苗流放到三危山——也就是当时西戎的地方,去改变、教化西戎。相当于劳动改造,将功补过。最后也真的这么做了。这就是三苗留下的所有历史印记。
可是这看上去和狗国没啥关系。所以我接下来要再说一说秦国的故事。
之前我在一篇考据里,也整体汇总了一下狗国在故事里用到的历史典故,结论是大量照搬了秦国的故事和设定,而且几乎没用到其他国家的剧本。但这就意味着狗国的原型是秦国了吗?我觉得不能这样讲,但是参看秦国的故事,不失为一种思路。
首先,秦国在战国六国心中是个什么形象。
《史记·秦本纪》曰:“周室微,诸侯力政,争相并。秦僻在雍州,不与中国诸侯之会盟,夷翟(夷狄)遇之。”
就是说,因为秦国地处偏僻,被当时的几个“正统”诸侯国(尤其是赵魏韩)当做蛮夷看待。可能秦国在一些民风问题上也确实有和“西戎”共通的地方,比如——
《战国策·魏策三》:“秦与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而无信,不识礼义德行。”
现在很多人据此给秦国扣上了“西戎”的帽子,甚至连一些纪录片都这样讲。但其实这真是有点冤。因为看史记秦本纪就知道,秦国并不是西戎,而是和西戎有长期战斗记录的国家。
《史记·秦本纪》:“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
《史记索隐》:“左传郯国,少昊之後,而嬴姓盖其族也,则秦、赵宜祖少昊氏。”
所以当时中原正统诸侯国出于政治目的(其实如果从头读一遍战国策就知道,蛮夷这一套帽子在当时简直是一种政治口号),给秦国扣的蛮夷帽子,其实被后世史学家来回打脸。因为秦国追本溯源,是很正统的中原诸侯,而且和当时毋庸置疑的中原诸侯国赵国同出一支。
秦国和赵国的亲缘关系,讨论起来就稍微有点复杂了,大概可以看看。
《史记·秦本纪》:“……其玄孙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生蜚廉。蜚廉生恶来。”恶来,就是秦的先祖,这一支就住在西戎这块,子孙最后受封秦邑。
这一支其实和周王室很有点过节。因为“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周武王之伐纣,并杀恶来”。简而言之,就是商王室的得力干将,一朝天子一朝臣,当然不入周王室的眼。
“蜚廉复有子曰季胜。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以善御幸於周缪王……缪王以赵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为赵氏。”恶来的兄弟季胜这一支抱了周天子的大腿,回归了中原,这就是赵国的祖先。
所以赵国和秦国的先祖就是兄弟关系。
秦国和西戎绝不是一回事,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时斗时合的关系,血缘上也有融合,最后西戎败给了秦国,为秦国所吞并。而一开始周天子封秦邑的目的,也是为了“和西戎”“保西陲”: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生適子成。申骆重婚,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於是孝王曰:“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後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邑之秦,使复续嬴氏祀,号曰秦嬴。亦不废申侯之女子为骆適者,以和西戎。
另外,当代考古发掘结果显示,秦国人和西亚一支游牧民族斯基泰人至少存在一定的文化上的融合关系——秦贵族的墓穴里,出土了相当数量的斯基泰风格的文物。所以可能就战国人来说,说秦“与戎翟同俗”,也并非全然空穴来风。


从历史角度上来讲,三苗和后来的秦国毫无关系。但是编剧的用典上,可能存在一定的映射关系。三苗的故事,也可以看作是秦国早期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
整个思路是这样的:饕餮→(等同于)→三苗→(象征)→秦


所以我猜测,可能在刺客的世界里,狗国的故事大体长成这样:狗国王室的先祖原本是钧天的将军,和瑶光先祖是兄弟,但是因为得罪了钧天王室,就被派去越支山外,长期讨伐当地游牧蛮族——名义上是这样,实质上相当于流放。将军带人去了越支山外,难以回归,就在当地扎根了,将军及其子孙吞并收拢了当地的蛮族,在文化血缘上也与这些人相融合,一代一代发展下去,就成了现在的遖宿国。

评论

热度(71)

  1. 酒酿桃花圆子一直潜水 转载了此文字
© 酒酿桃花圆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