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一考据补遗两则

一直潜水:

最近在成都旅游的机油,昨天传给我一张微信截图,问我觉不觉得这个梗有点熟悉。
“后蜀王孟昶为了讨花蕊夫人欢心,命人在成都遍种芙蓉花,使成都‘四十里为锦绣’。所以现在,芙蓉也是成都的市花。”
莫非这才是羽琼花梗的真正历史原型?
我没从正史里找到原始记载,大概是当地的民间野史(我说怎么没有一点印象233333333333)。所以这个大家听听就过了,没找到原出处的我都不算考到了。
不过这一段话点醒了我,我之前说黑国的国设最接近五代前后蜀,可能编剧在写的时候真的就参考了这一段历史。
因为孟昶这个少年君王,也有一段和楚庄王的一鸣惊人非常像的故事,然而就是因为五代史相当冷门,所以并没什么人知道。
《新五代史·后蜀世家》:“昶好打球走马,又为方士房中之术,多采良家子以充后宫。枢密副使韩保贞切谏,昶大悟,即日出之,赐保贞金数斤。有上书者,言台省官当择清流,昶叹曰:‘何不言择其人而任之?’左右请以其言诘上书者,昶曰:‘吾见唐太宗初即位,狱吏孙伏伽上书言事,皆见嘉纳,奈何劝我拒谏耶!’然昶年少不亲政事,而将相大臣皆知祥故人,知祥宽厚,多优纵之,及其事昶,益骄蹇,多逾法度,务广第宅,夺人良田,发其坟墓,而李仁罕、张业尤甚。昶即位数月,执仁罕杀之,并族其家。是时,李肇自镇来朝,杖而入见,称疾不拜,及闻仁罕死,遽释杖而拜。”
所以这个故事,或许才是编剧真正想用的一鸣惊人吧。


还有一个梗,之前写严肃(?)的考据的时候给跳过去了。昨天写到“匪寇婚媾”的时候,忽然想起来震卦上六在一堆征凶、无咎之后,还剩下最后半句话——“婚媾有言”。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通常情况下说的不利婚姻。要是去算命占到这一爻的话,如果眼下要结婚,最好还是别结了,硬结肯定要出问题,纠纷、非议接踵而来(最简单的情况就是有一堆人说闲话),没啥好结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捶桌),编剧玩梗玩的出神入化啊。
这部剧真心可以作为易经简易入门教材了23333333333。

评论

热度(106)

  1. 酒酿桃花圆子一直潜水 转载了此文字
© 酒酿桃花圆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