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刺客原著与刺客剧中不一样或者剧中没有的情节(三)

王令人可:

还是很不好意思说一句,前面部分没看过的小可爱们,可以自行来我的主页看,原谅我还是没搞懂传送门怎么弄,就不放链接了,那个知道怎么弄的天使们求教啊,很绝望😥。


9.煎饼回忆山中小齐救命之恩


剧中:这一段回忆是插在煎饼有点怀疑小齐的时候,煎饼被小齐相救后醒来,身上只穿着白色里衣。


原著中:小齐独自在府内练剑时,煎饼恍然回忆起那段往事,这里的煎饼醒来时,是赤裸着上身的(嗯!天玑子民可以炸了),这也是煎饼为什么被吓到假摔的原因,因为脑内比较不可描述😂


【该片段节选】


蹇宾醒来的时候,正赤裸着上身躺在一间朴素的木屋里,榻边摆着一只装水的粗陶碗。听到脚步声,蹇宾转头看向门口,一个着素白色窄袖长袍的男子进了屋来,只是他并未留意到蹇宾已经醒了。


10.关于那个血玉簪子


剧中:血玉簪子的出现在剧里的很后面了,但前面却一直没有如何提及,只知道是执明所赠。


原著中:这个石头的来由倒是详细,是莫澜从嘉成郡治水回来后带来的,执明虽不知道可以用来干嘛,但还是送给了阿离,阿离便把该物的用处介绍清楚,甚至还将自己有一件衣服就是由此石头磨出的水染就的事告诉执明(这里的阿离好温柔啊😃)


【该片段节选】


这是用来泡水喝的?”执明有了些许好奇,拈起一颗赤色的石子,对着天空仔细瞅着。


“哧”的一声轻笑,慕容离抬手掩住唇角,旋即又恢复淡漠,只是眼底还有一抹未及褪去的笑意,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又灵动了几分。


“阿离……知道这是什么?”执明一边问,一边将身朝慕容离倾了倾,又将那颗石子递到他面前,晃了晃,语带好奇的问道。


“胭脂石,通体赤红,可做丹青颜料。”慕容离的目光落到执明的手上,轻声答道,顿了顿,又说了一句,“亦可做染料,”


11.执明送阿离羽琼花


剧中:二人在水榭旁聊起羽琼花的事,阿离问王上为什么要这么做,执明支吾了半天没有说出什么。
原著中:这段是夹杂在执明醉酒那里的,阿离问执明为什么要这么做,执明说出来了,大意是希望阿离开心。


【该片段节选】


尚可……”慕容离的目光从窗口转回到执明面上,淡淡道:“王上为何这么做?”


“本王想着……那个……”执明心中忽然有些不踏实,竟不由得垂下眸子,“莫澜说……本王是想着吧,好看的东西就该都挪到你这里来,就怕你不喜欢。”


慕容离不再接执明的话,只把一本奏折推到他面前,“王上大约是又多日未看奏表了吧,太傅他们打算效仿天枢国,在王城里建所学馆,此事还等着王上示下。”


【小细节4】
剧中阿离趴在桌案上睡着那段,执明在旁一直喊,阿离被惊醒后还将执明吓到了,而原著中执明就不一样了,喊不够,还要把阿离的头发拨开,结果阿离梦中抓住了执明的手。


【该片段节选】


执明凑近慕容离身边,伸手轻推他的胳膊,见其不醒,又抬手撩开覆在他面上的几缕长发。


慕容离抬手抓住执明的手,执明忙关切的轻唤道:“阿离,阿离……你醒醒啊!”


慕容离睁开眼,迷蒙间轻呼一声,“你别死……”


执明被他吓了一跳,又紧张的开口道:“本王哪就死了啊,阿离你莫要吓本王!”慕容离的目光慢慢聚焦,认出眼前的人是执明,立即放开了他的手。


12.三大世族之一崔琳面见天玑王


天枢被夺五座城池后,崔琳主动前往天玑议和,原著中苏瀚等人一直与天玑国师有勾结,所以在议和期间,通过国师从旁协助,异常顺利。
(在我印象中剧中是没有这段的,不知道有没有记错,总之在原著中看到这段有点诧异,细想一下三大世族的人厉害了,在第一季里面就见了三个王了啊,不容易啊,都赶上公孙了😂)


【该片段节选】


崔琳跟随内侍进入殿中,垂首走到王座之下,一揖之后,才抬头望向蹇宾,“在下崔琳,谨祝王上万安。”


“你是来议和,还是来下战书?”蹇宾看似随意的歪了歪身子,手肘抵了在王座的扶手上,
“在下是前来议和的,”崔琳躬身应道,将手中的卷轴奉上,“通商一事,乃吾王之意,原以为这是王上也乐见其成之事。却不想因此而导致两国兵戎相见,实非吾王所愿见。吾王不想战火持续,特令在下带了议和的国书前来,愿将边境五城割让于贵国,只期望能罢了刀兵之祸。”


13.公孙宫苑中见陵光(又是值得炸一波的剧情)
剧中:陵光坐在宫苑台阶上,公孙径直走过去,行了个礼就开始谈政事(没情调!木头!😞)
原著中:这一段的描写算是十分详细了,先是说了公孙看到陵光时的感觉,再把每一个举动细写出来,比如硬是要在快走到陵光面前的时候整理一下仪容,才定下心走过去,甚至还对陵光发出了邀请,“可愿微臣陪着出去走走!”


(又要推荐钤光党去看这段了,特别甜,我已经炸的没有自己,莫名觉得公孙痴汉,是我们的公孙撩了😏)


【该片段节选】


天璇国·王宫


宫苑中的花开得无比热闹,空气里尽是馥郁的香气。公孙钤跟着内侍转过苑中的小径,一抬头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凉亭台阶上,坐着一个孤零零的人。一袭素色广袖长袍的陵光,显得萧瑟颓然,莫名就令这满苑的花,都跟着失了生气。


公孙钤不由自主的,在一丛矮灌木旁停下。内侍看他一眼,恭敬的躬身言道:“公孙大人,王上交待不要人跟着,小的就不过去了,您请吧。”


公孙钤颔首为礼,轻声说了句,“有劳了。”


接着,他整了整衫袖,自觉仪容得当了,才继续迈步前行,走到陵光跟前,躬身揖礼。


“你来了……”陵光微微抬起头,看了公孙钤一眼后,随手一指自己身边的石阶道:“坐吧。”


公孙钤依言,在陵光下一级台阶上侧身坐下,“王上出来坐坐也是好的,今日天气不错,王上可愿微臣陪着去花苑里走走。”


“孤王有些乏了,”陵光摆了摆手,又轻叹了一声,“你就跟这儿说说话吧。”


☞今天又暂时更到这里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接着更,话说其实出入比较大的还是执离和钤光啊,钤光本来也可以很甜的,钤光党心里苦😭

评论

热度(79)

© 酒酿桃花圆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