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刺客原著与剧中不同或者剧中没有的情节

王令人可:

(有漏掉的或者说错的欢迎大家指出)


1.陵光召见裘振
剧中:裘振御花园见陵光,行礼后,陵光转头微笑,神态温和,将其他人遣走指派命令时才逐渐露出冷峻神色。


原著中:无任何侍卫拦路的情况下,裘振顺利进到书房见陵光,行礼后,陵光并未抬头看他,语气平淡说出指派任务,但神色动作中不容半分犹疑。


【该片段节选】
裘振径直走到几案前,向陵光跪拜行礼。


陵光挑了挑眉,却未抬眼看他,开口问道:“你跟在本王身边,有多少时日了?”


裘振半垂着头,语气也是无波无澜:“两年半。”


陵光放下手里的简牍:“本王眼前有件难事,需得心腹之人去办,你可愿意?”


裘振不自觉的抬头,见陵光的目光并未着落在自己的身上,便又垂下头去:“听任王上差遣。”


2.仲孟第一次见面
剧中:夫子吩咐学子们写策论,学子们接受后纷纷行礼退下。


原著中:夫子吩咐学子们写策论,交待完后夫子与孟章退出学堂。


【该片段节选】
说罢,孔伯勤对孟章微一点头,二人便出了屋去,余下一众士子面面相觑。


孟章一边步向学宫之外,一边回想着仲堃仪方才的那番说辞,面上渐渐浮起一丝笑意,他转头问孔伯勤道:“刚才那名士子,叫什么名字?”


3.慕容离云蔚泽回忆过往


剧中:慕容离身处云蔚泽回忆起阿煦,回忆杀的第一个场景便是阿离劝阿煦多出去走走!


原著中:回忆杀的第一个场景是阿离五六岁调皮的模样,身边还有一个白衣男子(哎呀!感觉好神秘,好有故事,可惜没有在剧中出现)


【该片段节选】


紫藤花架下,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捏着一管洞箫,努力尝试用手指准确地按箫洞,却总不成功。


几次过后,他歪着头撅着小嘴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一位白衣男子,白衣男子用右手轻抬慕容黎的左手,微微垂头正在说着什么。


一个年少的内侍匆匆地从远处跑过来,站在白衣男子身后向二人请安“少主,白先生。”


白衣男子听到小太监的声音,停下了动作,却未转身,只是微微侧过头。


内侍对孩童道:“少主,大将军进宫了,正和王上在大殿议事。王上命小的来告诉少主,煦少爷也来了,就在殿里等着少主呢。”


内侍的话音刚落,刚才还一脸不开心的孩童脸上立刻由阴转晴,抓着白衣男子的袖子,小小的脸上满是撒娇讨好的笑容,眼巴巴地望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弯起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在他额头弹了一下,而后才温言道了声,“去吧。”


4.慕容离与公孙第一次喝茶


剧中:这一幕是以公孙的回忆杀出现的,通过服装造型可看出是公孙英雄救美后的事情。


原著中:这一幕是公孙英雄救美后直接叙述的,剧中所省略的一个地方是公孙带阿离去的凉亭是阿离正想去的
归雁矶。且此处有描写过慕容离对公孙的心理变化。(不得不说这样的阿离真的有种浊世翩翩佳公子的感觉)


【该片段节选】


慕容黎看着公孙钤澄澈的双眸,沉默了一阵,才点了点头。
公孙钤所说的“不远处”正是云蔚泽归雁矶,那里一处突起山石上有一竹亭。竹亭里的石桌上摆着一盘棋,边上有小炉,炉上放着茶壶。茶炉边有一杯子,装着半杯茶。
——相同剧情的分割线——


面对公孙钤诚挚的目光,慕容离最终没有拒绝,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是怎样的一种心绪。


在途中有好几次,慕容离都不自由的侧过头去暗自打量着公孙钤,直觉告诉他,身旁的这个人,是值得信赖的。


然而,一想到公孙钤来自于天璇国,更是丞相魏玹辰麾下的幕僚,慕容离便不禁又与离他远一些。
他们一同走进典客署时,慕容黎浑然不知自己全不似平日的孤傲冷清,就连眉眼间都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5.公孙赠画于仲堃仪


剧中:公孙与仲堃仪醉客居一聚,聊到兴时突然赏画赠画(额!在我印象中是这样的)


原著中:二人在醉客居饮酒,外头突然传来喧闹声,得知是一位潦倒画师被人欺负,仲堃仪欲愤而离席帮忙,公孙止住,施了个妙招,既帮了画师免于被欺,又得到该画师的画,赠予仲堃仪。(从这里可看出公孙与仲堃仪性格之差别了,而仲堃仪也是从此刻将公孙作为良师益友吧,话说真的没有拍这段吗?我觉得很重要啊!)


【该片段节选】


仲堃仪闻言,拍案而起,公孙钤起身一把拉住仲堃仪的袖摆,“仲兄稍安勿躁。”


公孙钤对小二招手,示意他把头靠过来。


附在小二耳边低语几句,又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钱袋,交给小二。


小二点头,退出雅间。仲堃仪略为疑惑,“公孙兄这是?”


公孙钤摆了摆手,道:“仲兄,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今日出手就算救了那位画师,却不能看顾他一世。人生在世,求人终归是不如求己的。”


6.苏严被杀


剧中: 山贼将苏严逼到破庙门口,踹上一脚,苏严倒地身亡(不知道这里到底有没有身亡),身边还扔了一柄剑。


原著中:一个蒙面山贼逼迫苏严跌入地窖,下坠时苏严拽住仲堃仪一同跌落,仲堃仪捡起一柄剑防身,那一个山贼也跳入地窖,与他们搏斗,而最终等其他援兵赶到时,只剩仲堃仪从地窖里爬出来存活,与其他人解释时,仲堃仪说的是跳下去两个山贼。(没错!我认为原著中苏严就是黑土杀的,好黑啊我的土)


【该片段节选】


一个蒙面山贼逼近两人,迫使两人不得不朝后方退去,苏严一脚踩空,竟跌入地窖,下意识的抓住仲堃仪的衣袖,将其也拉进了地窖。


两人摔在地上,仲堃仪甩头站起来,握紧手中的剑。


地窖外的打斗声加剧,偶尔夹杂惨叫,仲堃仪在地窖中,判断不出上面的形势。


而那个山贼亦持刀跃入地窖,逼近仲堃仪与苏严,苏严此时方才感到恐惧,颤抖着缓慢的向后退。


仲堃仪大喝一声,提剑斩向了山贼。地窖外的打斗声渐歇,忽然又转为激烈,接着就传来了程谙的呼声:“仲公子,你们在哪里!”仲堃仪一喜,忙应道:“我在地窖里,这边还有个山贼,已经被我斩杀了!”


(我认为这一段很有可能是仲堃仪将那个山贼杀了,苏严心中不快,怼了两句或者做出其他令仲堃仪不满之事,仲堃仪便动了杀念,二人搏斗,后面程谙呼喊,苏严一愣神,便令仲堃仪有了可乘之机,杀掉苏严,或许当时苏严也有说话,只是被仲堃仪的大声回话给掩盖了!)


7.执离初遇
剧中: 执明看到慕容离时表现的漫不经心,随意交待几句转身离去,不忘回眸一眼笑叹“当真是个妙人!”


原著中:执明看到慕容离时一样表现的漫不经心,只是原著中的慕容离更有个性,在自己的位子上微微起身行了个礼后,便不容执明反驳,告退离席了。留下执明在原地笑叹“当真是个妙人!”


【该片段节选】


慕容离点点头,又道:“王上,县主,草民不胜酒力,先告退了……”
 也不管执明是否同意,慕容离已离席去,执明看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不由得愣住了。 


莫澜见状,头皮一紧,生怕执明就此生气,正想替慕容离向执明解释一二,不料,执明独自却轻笑出声,摇着头叹了声,“当真……是个妙人儿……” 


【关于删减片段】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那个陵光咆哮哭忆裘振的那个删减片段,其实看了原著觉得删了还是能理解一点的,虽然可惜了我光光王的美颜和眼泪。


【原著片段中这一段一笔带过】


一连数日歇了朝会,朝中一应事宜,无论大小,都交到了魏玹辰的手上。
就连将军吴以畏攻下了瑶光国这样的大事,都是由魏玹辰代陵光宣了个封赏的旨意了事。
朝臣们无不猜测,那位天璇的年轻君王,何时才能恢复如初。


☞暂时就看到这里,其实大致剧情都是差不多的,若后面还有不同点或剧中漏掉点还会接着盘😃
笔芯!!!

评论

热度(74)

  1. 酒酿桃花圆子未可 转载了此文字
© 酒酿桃花圆子 | Powered by LOFTER